我共他飞过地球万里

2017年7月 我永远也走不出那个名为祺泽的美梦 


我曾笃定那么温柔的两个人 重逢也毕竟是浪漫至极 


但其实 只有我意难平


原地徘徊的只有我 他们已经朝着新的人生走去


我告诫自己 不过是一场自我杜撰的盛宴


但我怎么舍得 我舍不得啊 



好久没有出现了 渐渐渐渐的淡出圈子

重新出现是因为我的朋友抽到了出道首唱会门票 但因为读研导师地域限制没法前往重庆 于是把票转让给我前去 定了10月7日✈️重庆的机票 她和我说 好像还有十个人的最后一次表演呢

恍惚间回到了去年国庆 我好想再听一遍只对你有感觉啊 也好想再看到他们同台演出 我编织了一年的美梦 是时候苏醒了 



他很留恋堂皇世界 但也有新的天梯载他向上


我曾经好爱他们俩 少年人纯粹热烈的爱令人驻足 也曾相同频率的悸动过 现在却是远远的蒙上了一层灰尘 不真切的感同身受

分开两边了 也不用过分刻意保持距离 最后的那次双人图令我心碎 可能他真的想在镜头前最后一次凝视他 最后不过是低下头擦肩而过

下一次 带着第一次的勇敢与炽热相逢吧


就 到此为止了
戛然而止的故事有什么结局呢
最真切的时候 不过是我也曾做过绮丽的梦 和你的梦境相似

暂时停更吧 心里涩涩的也说不上什么话 祝君武运昌隆

入戏(达泽)

chapter4


关于他我有太多的勇气 都是真的好梦不醒


大多数的团综录制,李天泽总是默无声息的立在角落,玩乐总归是他人的。录完团综后,聚餐时他往往会刻意的躲避着某个人,错开视线,哪怕被人误认为是关系不好,也不肯亲近一下。


重庆的雨是猝不及防的。半夜两点时,李天泽从梦中惊醒,悄悄坐到阳台的摇椅上,听着耳边溅起的雨声。冬雨总归是带着丝丝凉意,冰冷刺骨,但夏季的雨却绵长细密,适合交换少年人的心动与爱意。


他第一次和马嘉祺偷偷躲在屋檐下亲吻那天,“天泽,哭什么呀?”,他说:“我才没哭呢,是下雨啦马老师,谁kiss的时候会哭泣呀!”他偏爱马嘉祺念着他的名字,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像是在心里含着许久,甜甜蜜蜜的吐出来,缠绵悱恻。少年人初尝鱼水之欢,便堕入了无尽的欢愉。



一语成谶,那天哭着亲马嘉琪:马嘉祺,我们不要分开好不好,我去和公司说,我可以放弃做练习生,好不好。”马嘉祺只是抱着他,一句话也不说,埋在他的颈窝里,带着凉意的水拂过他的后背。


马嘉祺最后留给他的不过是一句:天泽。



李天泽手脚冰凉的钻进被窝里,那滴水仿佛凝结在了他的身上。


他听过一场无人知晓的大雨,也爱过一个不可言说的人。



TBC


这段写的我好难受啊 推荐BGM《真相是真》 明天晚上请一天假hhhh

入戏(达泽)

chapter3


在向南迄今为止的生活中,充斥着大多数的悲剧,其中最甚的是校园霸凌。


厕所间拳打脚踢成为了家常便饭,身上青青紫紫,之前比较收敛时,会刻意避过脸上。但向南无声的隐忍却放纵了那无来由的恶意,招致了对方肆无忌惮的行为,将他仅剩的那点可怜的自尊掐灭。


慢慢的窒息着,陷入了混沌之中。


但这一滩烂泥,却在偶然间遇见了光。见过光的人,又怎会甘心陷入永无天日的黑暗?千方百计的抓在手里,哪怕最后头破血流。但向南未曾想过,吴措发现自己被欺骗时,这束光会消失,或许是不敢想。


他又重新,堕入死亡。



陈玺达看着李天泽背对着镜头对自己手舞足蹈的说好呀的时候,他的心轻轻的颤了一下。对于向南,吴措是遥不可及的光,但是对于陈玺达,李天泽是咫尺远近环游的行星。


说到底不过都是执念。


“天泽宝宝啊!”

陈玺达记得那天马嘉祺的目光,疑惑震惊愤怒与不可言说的嫉妒,他享受着被嫉妒的快意,他也曾是嫉妒者。


陈玺达什么时间动心的呢?是暗中窥屏饭圈看到的未曾见过的李天泽,还是更早之前呢,早在第一面,不可察觉的动心了吗?像一颗火种埋入胸中,再经久之后终于热烈地燃烧着。



在这一刻,完整的爱上了他。





TBC



天泽说好那里可以看念念的花絮,特别甜!简直就是一个甜泽宝宝!


入戏(达泽)

chapter2


李天泽换上剧中的校服以后,在角落揣摩台词。


“天泽”陈玺达凑到他背后,轻轻的靠在李天泽的后背上。天泽这个寒假长高了好多,再也不用弯下腰去抱他,只要低头就可以埋在他的颈窝。


“哇,你好香啊。”

“别闹,我在背词呢,你别摸那里,好痒哎。”

“我就趴一会儿,刚刚又被导演说了呢,好难过。”


李天泽心软,由着他了。陈玺达小心地摸着让自己心怀鬼胎想入非非的脖颈,细腻的触感,入手一阵冰凉,像一块温润的羊脂玉,再怎么惊艳绝伦,缺少了点生气。


“哎,别摸了,真的痒...”

“谁让你不带围巾呀!也不怕冻感冒了像前几天一样鼻子嗡嗡的!


陈玺达心虚的先发制人,李天泽则是迷迷糊糊的问他,你怎么知道我前几天...


“我们一起睡的嘛!你半夜吸鼻涕我怎么会不知道呢?”说着将自己的围巾摘下来给李天泽捂住,亲昵的遮住他的眼睛,“背了这么长时间了,休息一下吧”。


李天泽在闭眼前看到了马嘉祺投来的视线。



向南在走廊偶遇吴措时,对方正漫不经心的玩着手中的篮球。向南低下头拉着胡真打算贴着墙根匆匆离开,像一团空气一样。擦肩而过时吴措连眼神都没移动,相安无事最好了,向南落寞地想着,突然身后一阵力量阻止自己向前。


“怎么又不和我打招呼?”

“下次不许装看不见,知道了吗?”


“卡!过!玺达自己加的那个动作很好啊!”

剧本里面没有整理衣服的情节,吴措说完后应该直接走掉,但他自己加了那个动作。李天泽回想起刚刚自己抬眼惊讶的看着他时,陈玺达眼里微妙的变化。


挣扎的妥协。


他也曾这样长久的注视着马嘉祺,带着无处躲藏的爱意。


TBC





估计会写到十章左右完结,主要是想写出泽泽心态的变化,最近有点卡文了hhh。


入戏(达泽)


任何东西都比不上孩子暗地里悄悄所怀的爱情,因为这种爱情如此希望渺茫,曲意逢迎,卑躬屈节,低声下气,热情奔放,它与成年人那种欲火中烧的,本能的挑逗性的爱情并不一样。

就在那一刻,我完整地永远地爱上了你。



陈玺达好像梦见他了,站在在医务室的镜子前,小心翼翼的蘸取碘酒涂抹伤口,伴随着隐忍的抽气。向南突然望向窗外,嘴角不自觉的勾起,眼睛湿漉漉的看着他,

“你终于来了啊。”


不对,吴措第一次遇见向南并不是在医务室。


“玺达。”


陈玺达从梦中惊醒,恍惚片刻坐在床上发呆,回想着刚刚的梦境。


陈玺达入戏了。


chapter1


陈玺达看着远处练习舞蹈的李天泽,白皙的脖颈,不自然的潮红,被汗打湿的碎发以及...陈玺达突然间觉得口干舌燥,不自觉的做着吞咽动作。


“在干嘛呢?”李天泽被老师获准休息后晃晃悠悠的走到陈玺达身边,像往常一样自然的搭在他的肩膀上。


“打游戏呢,要不要一起来?”


”不了,刚刚跳舞好累,你玩吧我看会视频。”


陈玺达心不在焉的打着游戏,突然想起来昨晚做的梦,一不留神被对面的猴子一棍子打死。

“哥们,在想什么啊?打游戏也不认真。”


李天泽软软的靠在陈玺达的肩膀上,指点着他怎么走位,温热的气息拂过陈玺达的全身,酥酥麻麻。


陈玺达心里有鬼。


陈玺达对李天泽产生好奇是在粉圈七折大势时,偶尔翻看着微博的陈玺达也略知一二。在他印象中,李天泽像是艺术展览时角落里一副平淡的水墨画,规规矩矩,默无声息的做着陪衬。但和马嘉祺在一起的李天泽眉眼变得生动起来,甚至裹挟着美艳的气息,让人驻足观望。


马嘉琪将李天泽带出他的星球,陪他穿梭在太空里,却也是他宇宙爆炸坍塌的罪魁祸首,他是偶然降落的飞船,总有一天会继续旅行,离开这颗无趣的星球。


整个冬天,李天泽都在循环水星记。

TBC







是的没错我又偷偷的挖了新坑,但这次肯定不会埋了(发誓的手微微颤抖),存了好多干粮,尽量一天一更。

有一点点祺泽,但主要是达泽,he预警,写完这篇就把我挖了的三个坑全埋完(躺平)。

我的LOFTER登录首页:
www.lofter.com/login/wangjingyi98/4002115786
点击预览